奇闻:山东纪监通报处分,却被受处分人奉劝其投案自首!

推动聂树斌冤案平反的警察郑成月同律师杜伟在长岛县委取证被拒

纪监因何被受处分人奉劝投案自首

12月24日,《海报新闻》报道了《诬告陷害、漠视群众侵害群众利益,山东通报12起典型问题》,其中<长岛县北长山乡原工作人员张培家诬告他人问题>,却被部分知情人和宣布所举报张仁社入室强奸未遂处分事件宣布的参加会议人、处分记录人等,跟贴评论并抨击是纪监、组织部、法院在故意隐瞒事实、否定事实。且受处分人实名(13465580134)跟帖奉劝山东纪监等不要再继续违法违纪涉罪,立即投案自首,不要自绝于党和人民!而被奉劝投案自首者就是山东三级纪监、组织部、公检法;而被指的是为入室、拦路强奸未遂犯作假手续隐瞒入党前受处分和涉罪入党,并屡提拔任纪委书记;抱团构陷垫资将倒闭企业建成高新技术企业,而遭到被举报人销毁会计资料侵害垫资纸巾4年讨不回、诬陷贪污、频入室恐吓骚扰,克扣7年工资后,用假冒姓名被辞职的退伍军人、乡干部的受害举报人张培家,诽谤入狱!2010年县审计局专审、《国信专审字(2011)第11092号》认定被举报人等违法,销毁会计资料,至今不查处,受害人蒙冤,涉罪人屡提拔,颠覆人间正义!

纪监违法将“纪在法前”变成“法在纪前”

“纪在法前”。诬告、诽谤,首先须经组织、纪监等机关对事实进行认定,而后再由受到诬告、诽谤者启动法律自诉程序。

纵观该案:纪监、组织部隐瞒本案待证事实的被举报人所受处分,拒不依法和依申请公开;纪监、组织部对多年来许多干群举报被举报人入室强奸未遂被处分和屡提拔不查处不答复;纪监对2014年中央巡视组转交落实的被举报人入室强奸未遂受处分等线索拒不落实,并违反“件件有着落”也拒不答复,并隐匿、毁灭该材料证据;组织部、纪监毁灭法院《调取证据函》和所附2份申请书与内容;组织部、纪监隐瞒被举报人《干部档案》“处分材料”栏信息;组织部、纪监隐瞒被举报人《入党志愿书》“何时何地因何原因受过何种奖励或处分”栏信息;当地党委、组织部、纪监塌方式毁灭处分调查材料、决定、送达、记入档案、机关大会检查、扣除奖金等国家机关公文,并伪造“证明”,假冒留存证据;公安隐瞒被举报人被扭送派出所的记录和供述,并伪造“证明”假冒公文;法院跳过“纪在法前”规定启动法律程序;为被举报人无证据立案;纪监、组织拒不依法依纪对举报内容属实与否作出认定;在没有依法依纪经组织、纪监对举报内容作出认定下法院就越权作出判裁;法院越权审理内部行政行为的政纪处分与事由案和假以自诉,审理入室、拦路强奸未遂等公诉案件;组织、纪监、公安、检察院多年来对被举报人入室强奸未遂、拦路强奸未遂等报案置之不理;法院、纪监掐断并列关系的一句话的4/5,割裂全句和全文的整体意思断章取义后,再删除“被处分”三个字,典型的造文字狱;山东的组织部、纪监、公检法将受处分的事实,混淆成有处分又非处分,究竟是因何原因所受处分,既否定举报人所举报,又不能给出是因何所受处分,最后以“葫芦僧判糊涂案”判受害的反诉的举报人犯诽谤罪入狱。

负有认定权的纪监却要庞引法院枉法判裁当大旗,绝不仅是费解

诬告、诽谤,依据“纪在法前”,本应先由纪监、组织部等机关对内容属实与否作出认定。而纵观整个通报中,未见到任何组织、纪监的认定,反而是庞引法院判裁,实属舍本求末,无论是证据来源和所判裁均违法合法依据和合法程序。

毋容置疑的是负有认定权的纪监,却本末倒置的用法院判裁当起大旗,究竟是戏虐法纪,还是愚弄百姓…

申请公开政纪处分遭拒,诉请公开被三级法院驳回,隐匿证据合法(一)

申请公开政纪处分遭纪监拒,诉请被三级法院驳回,隐匿证据合法(二)

作出申诉裁定一周,第一副院长便落马,真是巧合吗?

通报中“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查认为,该案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使用法律正确,量刑得当。”无一有签名的单位证明,公安以”证明”假冒公文,组织部以“情况说明”假冒留存证据,组织部、纪监毁灭《调取证据函》,塌方式毁灭处分材料等国家机关公文,无证据立案,都变成了合法…

查山东省高院该裁(2019)鲁刑申367号,作出时间为2019年10月15日,而一周后的21日山东纪监通报山东省高院第一副院长李勇接受调查落马了,是巧合?还是预兆?只有拭目以待了……

但愿“孙小果”“杜小平”案能唤醒山东纪监,别再撑伞构陷良善了……

受处分的垫资兴企党员,声声泪呼“还我清白,我要奋斗新时代”!

受党纪处分者24年来声声泪呼:还我清白,还我垫资生存权,我要奋斗新时代,我要不忘初心,继续为党做贡献!

山东纪监被受党纪处分者泪声奉劝停止犯罪,投案自首!其创下了中国共产党纪监机关的第一奇闻、奇案!

如此的山东纪监,还是中国共产党的纪监机关吗…

纪监等极力隐匿、毁灭、掩盖被举报人隐瞒处分作假手续入党证据

纪监、组织部全力隐匿、毁灭能证明被举报人所受处分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