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假借澄清正名,却诬清冤正、撑伞诬陷者,构陷干事人

山东用27年将涉入室、拦路强奸者,用作假手续入党屡提拔成乡纪委书记

据中宏网山东12月26日电 为进一步健全完善澄清保护机制,严肃查处诬告陷害行为,为受到诬告错告的干部澄清正名,推动形成激浊扬清、干事创业的良好政治生态,近日,山东省纪委省监委出台了《关于查处诬告陷害行为为干部澄清正名的工作办法(试行)》。

用屡提拔奖励强奸犯,撑伞诬陷者构陷垫资兴企干事担当者

24年前的1995年,垫资将倒闭企业建成高新技术企业的退伍军人、乡干部张培家,不但被销毁会计资料者张仁社、李志松诬陷贪污,至今24年讨不回垫资,还频遭其入室恐扰,被克扣工资7年后,用假冒姓名被辞职;而这位销毁会计资料者张仁社,1992年涉入室强奸未遂被处分,处分影响期内1992年底涉盗窃毁灭对其处分决定的国家机关公文(有报案),1993年9月涉拦路强奸未遂,1993年6月无证酒驾肇事涉侮辱妇女,1997至1999年9月涉伪造、销毁会计资料(有2010年县审计局专审、《国信专审字(2011)第11092号》可证)等违法涉罪后,为隐瞒入党前受处分和诸多涉罪,抱团作假手续成1999年11月(实则应为2011年)违规入党,2002至2012年十八大期间在不断的举报中,屡被带病提拔为副乡镇长、纪委书记。

众多党员干部举报,涉罪干部仍提拔,垫资干事担当干部变成打工者

十八大后,多名党员干部或进京到省到巡视组、考察组实名和联名举报其入室强奸未遂被处分、隐瞒处分入党、屡带病提拔,以及受处分人不可以担任纪委领导的违法违纪问题。2014年中央巡视组作为巡视发现问题,将张某社入室强奸未遂被处分、销毁会计资料侵害垫资、入室恐吓等问题,作为巡视发现问题转交落实,至今举报人未见到转交落实和“件件有着落”的答复。

打着澄清正名旗号,行诬清陷正之实

2016年,王某、梁某、赵某、张某、李某等十余名干部党员向省委巡视组、考察组、中央“回头看”巡视组进行实名举报和到驻地、进京到省举报。

多年来众多干部举报迫害垫资兴企干事者,山东纪监抱团违法者继续侵害受害人

纪监、组织、公检法抱团,拉开构陷受害人的大幕…

2016年9月,首先是由地方党委、纪监、组织抱团塌方式毁灭了张某社入室强奸未遂的调查材料、决定、书面送达、记入档案、机关大会检查、扣除奖金等国家机关公文,伪造“查不到”证明;组织部毁灭了法院《调取证据函》和所附2份申请书及内容,毁灭2002年收到多封举报张某社入室强奸未遂被处分举报的调查材料,伪造“情况说明”,并将1992年的因入室强奸未遂被处分,伪造成被组织部调查组于处分10年后认定为酒后滋事,假冒申请调取的《入党志愿书》“奖励处分材料”栏、《干部档案》“处分材料”栏材料和对举报调查的材料等的留存证据;纪监毁灭了法院《证据调取函》和所附2份申请书与内容,假冒姓名伪造“答复”,假冒调取和申请调取的2份专审鉴定、处分记录、中央2014年转交落实材料等留存证据;公安局毁灭了当年张某社被扭送派出所的记录和供述笔录,对多年来的报案张某社涉入室和拦路强奸未遂,盗窃、毁灭国家机关公文,无证酒驾肇事涉侮辱妇女,因涉强奸侮辱妇女未遂被群众追捉,伪造、销毁会计资料侵害垫资诬陷贪污,雇人和亲施入室等恐吓,干扰恐吓证人等报案,公安局多年来违反《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六十五条“查明案件事实包括”的内容规定,不但拒不立案和查案,还伪造了“证明”,假冒公文。违反“纪在法前”规定,指使、操控张某社无证据向法院自诉举报人犯诽谤罪;法院不但为其无证据立案,还假借审理自诉的诽谤案,实际审理和包庇入室、拦路强奸未遂等多起公诉刑案;超越审判权审理张某社政纪处分与事由的内部行政行为案件;违法全部替代自诉人取证和伪造证据,而后假借纪监、组织部、党委、公安等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徇私枉法判裁受害的反诉人、举报人犯诽谤罪入狱二年,详见(2016)鲁0634刑初14号、(2019)鲁刑申367号,等。

专审鉴定:由李志松、张仁社抱团审计的会计资料存在诸多伪造、销毁等违法

专审鉴定的李志松、张仁社销毁会计资料侵害兴企垫资者垫资至今24年讨不回

纪监对申请公开自诉人政纪处分的待证事实,拒不公开,诉请被三级法院驳回

受害人申请法院调取待证事实的自诉人政纪处分与事由,被拒绝;申请纪监公开政纪处分遭拒;行政诉讼请求公开政纪处分信息,遭到山东三级法院驳回【(2019)行申783号】。

申请纪监公开政纪处分遭拒,诉请公开遭三级法院驳回,山东隐匿证据合法(一)

申请纪监公开政纪处分遭拒,诉请公开遭三级法院驳回,山东隐匿证据合法(二)

干事兴企垫资24年讨不回,作假账违法涉罪人屡被提拔作为奖励

24年来,山东纪监、组织、公检法,对违法涉罪作假账的举报置之不理,对屡涉强奸未遂、作假手续隐瞒处分与涉罪入党的举报、控告、报案不但不理,还用屡提拔作为奖励违法涉罪者;专审鉴定违法官员伪造、销毁会计资料,侵害兴企垫资、克扣7年工资、假冒姓名被辞职、频入室恐扰,至今24年,违法者屡提拔,受害人连最起码的垫资仍讨不回;行政诉讼至法院,将违反《审计法》、《会计法》、《刑法》第一百六十二条之一规定的违法涉罪行为,却都被法院变成了合法;遭作假账侵害的垫资讨不回、企业资产遭到侵害不违法而合法;山东法院还颠覆宪法创新了判裁,即,“长岛县北长山乡政府、长岛县监察局、长岛县审计局行政职权中没有保护公民人身权、财产权的法定义务,上诉人请求上述三机关依法履行纠正、采取补救措施等法定职责和保护上诉人的人身权、财产权法定职责,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2016)鲁06行终132号】……

至此方明白,在山东,政府和行政部门是没有保护公民人身权、财产权的法定义务,山东所执行的法律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相反的法律,怨不得受害人在山东24年伸冤无门了……

十九大后的山东:

隐匿、毁灭刑事案件待证事实的证据,合法;

被举报的违法者纪监、组织、公检法可为其撑伞,把受害举报人构陷冤狱;

山东纪监践踏法纪似乎已达到肆无忌惮,登峰造极了……

山东现又在演绎着高举澄清正名大旗,而行诬清陷正、为诬陷者撑伞之实…

纪监、组织极力隐匿、毁灭自诉人受处分的档案证据,帮助自诉人构陷举报人

纪监、组织帮涉罪者作假手续隐瞒入党前处分入党,极力隐瞒、毁灭事实

判决书对张仁社受到处分的认定,拒不依法查实事由,纪监帮助隐瞒处分事由

判决书对张仁社涉拦路强奸未遂的认定,法院包庇拒不依法移送涉公诉刑事案件

党委、纪监、组织塌方式毁灭处分材料等国家机关公文和证据,屡提拔涉强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