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易县民营企业生存之路何其坎坷

日前,我报接到河北省保定市易县流井乡南流井村村民丁宏艳的投诉,称其经营的宏基水泥砖厂被当地政府部门以种种理由要求建设、拆除、罚款等,损失甚巨,已无法经营下去。

据丁宏艳讲,2011年,在党的“三农”政策的引导下,其丈夫吕海涛与其姐姐丁宏雨共同出资成立了宏基水泥砖厂。当年3月,南流井村村委会及流井乡政府均以书面形式证明该厂是建在沙滩荒地上的,丁宏雨以此证明办理了营业执照、环评手续、取水许可证等相关证照和许可,前期注册资金为30万元。

同年4月,宏基水泥砖厂收到易县国土资源局易国土资罚字[2011]13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该厂自行拆除并缴纳罚款。因该厂所占土地是之前的一个企业的老厂址,只有两间40年前建的废旧小屋,该厂并未增加任何建筑,无可拆除,而缴纳罚款后却没有收到任何票据。

由于经营不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2年丁宏雨退出,由丁宏艳、吕海涛夫妇继续经营。因丁宏艳和丁宏雨系姐妹关系,丁宏雨同意丁宏艳继续使用该手续,没做相应变更,但声明不再参与该厂的任何事务。其后,变故不断:

2013年~2014年间,易县土地部门以非法占地为由,收取罚款7000元(已成立卷宗);

2015年,应环保部门要求,该厂花费共10万元左右建立了小厂房和员工宿舍;

2017年,环保部门再次到该厂检查,要求将供料棚进行封闭,对路面进行硬化,该厂为此共计花费50万元;

2018年,由于设备老化,产品需求量增加,该厂对机器设备进行更新,花费120万元左右;

同年6月,环保部门又要求该厂办理排污许可证、增添除尘设备,该厂为此花费12万元左右;

正常运转了1年后,2019年,土地部门又找到该厂,说供料棚卫星拍摄是非法占地,于是该厂自行拆除了供料棚;

时隔2个月,土地部门再次找到该厂,说车间也要拆除,同时要把所有机器设备运走;

2019年12月7日,土地部门及乡政府人员带着挖掘机和运输车队,拆除了所有硬化路面、厕所、员工宿舍,但却没有出示任何书面手续。因为怕人看出来,土地所还拉土覆盖了原址上的沙子和石子,以掩盖企业当时的状况。

丁宏艳说,宏基水泥砖厂在成立以来的8年,前后损失达200万元左右,使企业走上了破产的边缘。让她感到不解的是,8年间,她积极配合各方工作,应各方要求建设、拆除、缴纳罚款而且已立过卷宗,为何还要对其企业强行拆除?在指责该厂违法时,为何不出示任何书面通知和卫星图片?

她叹息道:“国家三令五申扶持民营企业,我还带动了周边部分农民就业,这是符合党和国家政策的。习主席讲2020年是脱贫攻坚年,要实现全面脱贫。我原本不是什么贫困户,现在却成了最大的贫困户!”

改革开放至今40余年,扶持和发展民营企业是党和国家的一贯政策,而民营企业的发展壮大也为国民经济的持续发展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宏基水泥砖厂身为民营企业,在为社会提供建筑产品的同时,还安置了周边农民就业,这对易县政府来说,也是政绩啊!可为什么却让丁宏艳感到政府必须欲置其于死地而后快呢?实在匪夷所思。

宏基水泥砖厂有村委会及乡政府书面形式的用地证明,并且按照相关规定办理了营业执照、环评手续、取水许可证等相关证照和许可,属于依法建立的企业。即便在经营过程中有违规之处,也已足额缴纳罚款,并按照政府各部门的要求做了相关的建设和拆除,这样的企业为什么还会遭到被强拆的命运呢?

在8年当中,责难宏基水泥砖厂的主要是环保和土地部门。如果说环保方面有问题,那当初的环评手续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怎么还有环保问题?如果是假,那造假的又是谁呢?另一方面,如果说占地有问题,那当初的证明是真是假?如果是真,问题何来?如果是假,为何又能办理出执照呢?除此之外,罚款不给收据,无论如何不能说是企业的问题吧?没有收据,怎么入账?如果没入账,钱又去了哪里?这一系列的疑问,不免让人产生各种联想。

企业遭遇不公正对待时,本当向政府求助,可丁宏艳面对的却正是政府部门。她百般无奈,来本报投诉。虽然新闻媒体没有行政权力,但显然已经是她的最后救济渠道了。

在这个问题上,政府本当依法行政,即便某些部门有所失误或失职,承认错误、挽回损失,亦不失为良策,何至于灭了企业,又影响了就业?这种做法,既降低了政府的威信,又损害了经济的发展,何益之有?

面对如此情势,不知易县的领导们心下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