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近两年厂租大涨,厂房租赁合同纠纷频现

房东涨租自曝厂房违建  法院判不良房东赢了官司

百人高薪企业面临破产,企业损失谁能给公道?

实名举报人:李东凯    身份证号码:210281197903070537

电话18609866888

利瀚公司疲于应对诉讼,部分车间已经停工

 我是东莞利瀚超声机械有限公司温德志董事长辽宁公司总经理李东凯,利瀚公司位于东莞市东城区牛山外经科技工业园景怡路,主要从事超声波自动化设备研发与生产,产品出口全球数十个国家及地区,现有员工上百人,厂房面积约12000平方米。我公司自2013年至今,被评为:“国家高新科技企业”,“东莞市民营科技企业” 也是东莞市“倍增计划”企业。然而,近两年来,企业官司缠身,导致员工流失、生产减产,公司直接损失近5000万元,企业被推到了生死的十字路口。

 为了涨租毁约,房东不惜上演“自己告自己”的闹剧。近月以来,东莞第一人民法院就强制执行了一宗租赁合同案件。位于东城牛山一工业园厂房房东,要求与租客解约获得了法庭支持,其中最为关键的理由是:这栋厂房手续不全,属于“违建”。厂房“违建”,法院判双方解约

   与利瀚公司发生诉讼的不是别人,正是厂房房东。2015年7月,利瀚公司与东莞市莞城华南电工器材部(简称华南电工)签订合约,后者将位于牛山外经园的物业租赁给前者,租期为15年,包括办公楼、厂房以及宿舍,总面积达到9000平米,总租金为12.8万元/月。“签约后,我们又垫付了200万元押金给房东用于新厂房的修建,原本约定当年11月完工交房,但一直拖到第二年9月。”当时房东以安装电梯为由,将押金在原来基础上又增加了25.6万元,总共算下来垫付资金225.6万。2016年11月23日,签约一年半之后,房东终于将新厂房交付使用了,总面积也达到1.3万平米,算下来平均每平米价格约10元。

 随后,利瀚公司投入了数百万资金对厂房进行装修,招聘员工、扩大生产、开拓市场,一份雄心勃勃的计划在股东会上诞生。然而,好景不长,2017年7月,利瀚公司收到了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的传票。“没想到我们竟被房东告了,要求解除合约并立即搬走。”叶万宇说。

 在起诉状中,房东黎月明与黄军红(二者为夫妇)称,由于利瀚公司拖欠租金和水电费,按约要解除合约,房东也明确向法院表示,厂房确实手续不全,没有办理相关证件。

 “看到诉讼状我们才明白怎么一回事。”2017年4月,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房东电话一直打不通,各种渠道也联系不上。到了5月和6月缴纳租金时,房东的银行账户也被注销了,租金怎么也打不进去。直到6月30日,通过律师发函,才将两个月的租金转账成功。警觉之后,公司月月按时交租,即便诉讼期间也打款到了法院,至今都没有拖欠一分钱。

 法院的判决显示,确实没有证据证明利瀚公司拖欠了厂租和水电费。但是,涉案厂房所在地块虽然办理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厂房却没有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东莞市城乡规划部门也没有涉案厂房及配套设施的报建资料。而法院从东莞市城管局调取的资料显示,涉案建筑已经备案,属于“违建”,其中部分钢架铁皮仓库曾被勒令限期拆除。因此法院一审判决,双方解除租赁合约。

 “一女二嫁”,房东被指恶意诉讼

 利瀚公司上诉到东莞中院,直到去年9月,终审依然维持原判。无奈,利瀚公司只得反诉房东,要求赔偿相应损失。不过,至今过去了一年多,反诉赔偿案件却没有任何动静。“赔偿都没有谈妥,我们如何搬?再说,这么大的工厂,没有几个月也搬不完。”叶万宇与股东们认为,两个案件具有关联性,全部审理完结之后再行搬迁。

 至此,包括房东、利瀚公司以及法院在内,多方陷入了长达1年多的“拉锯战”。“反诉案件也是东莞第一法院立案,法官告诉我们,工厂没有搬迁,就无法统计损失,所以没有办法判决。”

 让我们更为吃惊的是,就在法院强制执行期间,意外获得一份租赁合约,房主在利益的驱使下,出租方无道德无底线的以高出几乎一倍的价格,于2017年4月13日与东莞市皇龙电子有限公司签定了10年合同,并收取租赁费定金(双方约定2017年12月1日执行合同,很明显这是一起房主有预谋的诈骗行为),随即我公司于2017年6月接到法院的通知,房主自己告自已的厂房手续五证缺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与我公司签定的合同无效。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和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二审我公司都败诉(据法院法官了解到,像我们这样的受害企业很多,东莞70%的厂房都存在这种情况,法官要以法律的角度判罚,这样的结果让我们难以接受,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东莞一直是全国投资商所关注的焦点,我们来东莞投资,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没有任何保障,真的让来莞投资的企业家们心寒)经过一年多的沟通调解,最终因房东过高涨价而不能达成共识,更不能让我们接受的是:法院人员一边让我公司和房主洽谈合解的同时;却又于2019 年11月25日下发了对我公司20万元的处罚决定;并于2019 年11月28日下发了停水停电的决定。并被告知如不马上搬走腾出厂房,法院会采取更加严厉的处罚措施……对于上百人的企业寻找合适的厂房,搬迁等都需要时间,三天的时间能做什么?我们几个月都没能找到合适的厂房,如此短暂的时间想在东莞找到一个合法的厂房有多难。

自房东上演的恶意诉讼闹剧以来,让我公司股东及员工都身心俱疲,公司濒临破产,我们迷茫了,几十年的心血,这样一家国家级的高新科技企业就这样被逼倒了?长期追随企业的上百名员工何去何从?他们及家人的安置抚恤与补偿谁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