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孙中军、朱成秀,家住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兰陵镇横山粮所。

现实名举报兰陵县郭忠文强买强卖,强拆民宅!

我们于2006年从孙传志(大伯哥)手里购买了10间横山粮所家属院(有购买证据)。2019年孙传志通知我让我搬家,说卖给郭忠文了。郭忠文的亲属在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郭忠文跟孙传志都是在韩塘乡担任过党委书记,乡长!郭忠文给孙传志说,其子即将担任兰陵县交警队的大队长,回头就把孙传志的儿子安排到交警队工作,利用欺骗诱导的形式购买了孙传志的粮所房产。郭忠文仗势欺人,黑恶势力,先后砸锁,拆我现在居住的房屋院墙。在我们与孙传志、郭忠文打官司期间他们串通恶意办理了粮所有争议房屋的过户手续。他们恶意转移财产,以权谋私,法理难容,基于维护我们合法权益及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让郭氏的黑恶势力无处安身,我们无奈提出维权要求。郭忠文明知道事实的情况下,一声不吭,在4月8号早上趁我们吃完饭,喂完鸡鸭鹅狗,外出期间强拆了我们的房子院墙。关于强拆房子院墙的事宜我们也多次向有关行政部门反映过,但有关领导说:“你这个事都是大角子,不好处理”;有关领导找到郭忠文调解了,郭忠文给的说法是:“俺不买粮所了,退出来,不参与他们的家包事了”。郭忠文扬言称其背后有靠山,谁也管不了他,他喜欢怎么干就怎么干。 阅读全文

绛县九鼎横水99.5MW风电项目位于绛县中条山、紫金山一带,项目计划总投资8.2亿元人民币,建成后每年可供给清洁能源2.3亿千瓦时,减少23万吨二氧化碳的排放,新增税收2000多万元。由于显著的社会经济效益,项目被列入2018年度运城市重点工程建设项目、2020年运城市能源革命行动18项重点项目。 阅读全文

一、陶庙镇政府没有任何公示公告,也没出示批文,没召开村民会、党员会、及听证会,只张贴了一张没有任何法律意义的明白纸,就对后店子村实施拆迁。

二、没有任何安置,没有临时安置住房。新房没有承建,意味着村民到处在外漂泊不知多少年。
三、村民的房子每平方补三百到六百,仅仅只是国家规定的危房的价格。他们还未承建的新房价格不确定,若干年后正式交房时每平方也许收你三千也许两千,拆掉村民的房子,每户还得再拿十万到二十万不等。致使村民返贫十年以上。和中央政策相违背的。
四、镇长担任拆迁指挥部指挥长,派出所长担任副指挥长。
(1)指挥部对我村公职人员及其教师以停职停薪的方式方法威胁逼迫签字腾房。
(2)以本镇41个行政村的村干部及其政府工作人员每人包五户。
(3)工商所包五家开超市的。
(4)卫生院包开卫生所的。
(5)派出所包村民稍微有污点的,抓人
以各种软暴力手段威胁、恐吓、逼迫村民签字腾房。
目前村内五大超市及其两大卫生所已关闭营业,致使村民无法正常生活。
五、村内三五十米安装高档摄像头及其录音监控。如果村民聚集或者带头维权反抗,派出所就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抓人,并逼迫签字腾房。警车每天24小时在村民到处转悠,致使村民人身自由受到威胁、恐吓、思想崩溃,好多人因此生病住院,有的人还得了精神疾病。
六、目前学生没有复学,都在家网上学习,村内的大喇叭及其宣传车每天十四五个小时的大喊大叫,严重影响了学生的学习。
七、政府所谓的拆迁是当地领导们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作风。没把农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和中共中央的政策背道而行。希望有关部门彻查这种严重损害农民利益,不作为、乱作为、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还我村民一个正常的生活及其工作环境
跪谢! 阅读全文

赵雪愔院长,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医学美容专业,毕业后从事三甲皮肤科10年有余,科班出身。她是面部年轻化及皮肤激光美容专家,从事皮肤美容行业二十余年,擅长各种激光运用技术,曾多次参加国内外皮肤激光美容学术会。根据每一位顾客的皮肤个性诊疗,实施科学化皮肤管理,收益众多女性。 阅读全文

生物材料产业作为材料科学、生物技术、临床医学的前沿和重点发展领域,以及整个生物医学工程的基础,已经发展为整个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的产业之一。然而,我国生物材料产业发展滞后,这是不争的事实,生物材料产业规模小、劳动生产率低、技术结构不先进,与国际差距较大。在全球一体化的大背景下,我国生物材料产业结构急需优化,产业创新能力有待加强。对此,西安艾尔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董事长杨正国先生的带领下,聚集高科技人才,倾力研发,在护肤品新原料和再生医学发展等领域取得了突破。 阅读全文

干部选举多年贿选,村民信访投诉无门

实名控告人:魏庆军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马山镇杨土村 ) 身份证370123197010212951  电话15966674139

杨土村是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马山镇下辖的行政村,其中村支部书记为杨兆寅自2007年至2018年支部换届选举以来,每一届选举都贿赂党员,拉帮结派,在其任职期间内,利用家族亲戚和黑恶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作为村里的带头人,村支书杨兆寅常年不在村中主持工作,私下与原村主任挪用集体财产,非法盗采砂石,对村民进行肆意打击报复。 阅读全文